鄉村景觀設計:光介入/生活趣味空間的設計策略

發布時間:2020-04-08 09:30:00

本次設計要解決的問題是:思考鄉村設計的地方性,兼顧風格建設和文化回歸;探索鄉村設計的介入方式,使設計扎根于地方;探索鄉村設計的創新,為村民提供一個有趣的日常生活空間。

本次設計要解決的問題是:思考鄉村設計的地方性,兼顧風格建設和文化回歸;探索鄉村設計的介入方式,使設計扎根于地方;探索鄉村設計的創新,為村民提供一個有趣的日常生活空間。

設計主要包括:農田景觀、鄉村藝術設施、村民活動中心的可能性研究

傳統的農村是一個文明的農耕社會,是一個我們懷舊的地方。近年來,由于城市化的不斷推進,各種高端商業和就業機會在城市聚集,農村面臨著物質和精神的全面危機。

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鄉村建設被提上議事日程,許多地區出現了鄉村熱現象。但是,這些建設大多采取控制和入侵的方式,忽視了主體的需要,不能真正激活農村。

農村重建應采取不參與回應、尊重本體的干預方式。一個重要的問題是要把實際經濟收入帶到農村重建中,即通過農村建設實現城市剩余資源的回流,以供養近40年來由于國家工業化進程而下降的農村地區。一是發展創意產業或賦予當地農產品文化經濟價值,發展新型農業文明,讓村民依靠當地的勞動,使村里的年輕人有吸引力,實現城鄉雙向流動。這一步的重點是理清地方歷史和特色,在此基礎上,形成一種既保留鄉村氣息,又保持自然與文化歷史共存的生產方式,把人地自然的關系聯系起來。二是幫助村民重新確立當代身份,創造新的農耕文明、新的生活方式,包括改善農村生活環境,建設集體生活社區;新村民的設計可以是當地人,也可以是來自其他國家的生活游客。對原住民而言,應培養服務意識,包括抑制一些生活習慣和健康偏好,以滿足外國游客的期望,從而使鄉村旅游城市具有認同感。

農村問題和城市問題是一體的,因此,在共享城市發展帶來的問題時,應開展農村的激活。

由于人口調控政策的實施,我國城市發展產生了籠效應,它刺激人們在有限的空間內爭奪資源,促進了房地產和教育產業化。

結合下牟塘中國傳統民俗游戲村的定位,以城市中產階級兒童教育為出發點。在下穆塘建立了國際兒童教育公社。公社將以國內外著名教育學者為核心群體,打造一系列高端業態。每年公社都會舉辦一些頂級的學術活動,最新的學術理論也會在這里發布,引領國際教育的發展趨勢,夏穆塔格將成為兒童教育領域的“達沃斯”小鎮,以及一個城市和周邊村莊的兒童能夠接受高質量教育的城鎮。同時,在研究相關案例的過程中,借鑒愛丁堡戲劇節和日本“越南之妻”國際藝術節的經驗,我們決定以文化活動的形式,即國際兒童藝術節,來激活農村。這是設計的第一個方面:文化催化劑,旨在將兒童教育的優質商業形式引入農村,為村民提供就業機會,同時也分擔城市中產階級的教育壓力。

設計的第二個方面是第三屆國際大學建筑節的主題。趣味鄉村:創造性地改善現有的負面空間或植入新的功能,提高鄉村設計質量,創造趣味空間。

嗯,設計概念已經描述過了。如果設計部分完成了,因為第一個方面是以規劃書的形式存在的,那么我就只談第二個部分:有趣的村莊,夏穆塔格。

井調查發現,由于氣候原因,該村夏季僅有少數池塘不親水。設計地點位于村莊附近的農田。從源頭上,設計了一條水道,將農田中的幾個現有池塘和樹木連接到村莊北部池塘的末端。其中,水景觀節點是結合池塘和樹木設置的。干涸后,可作為村莊新的活動空間或通過功能置換進行野外勘探的秘密基地。

夏日木塘之夜,是一種靜謐而停滯的狀態,不時有燈光和蠟燭點綴其間。因此,決定在農田沿水渠設置照明設施,為村民提供夜間活動場所。這與鄉村藝術裝置中的“聞風而動”相結合,在橫向和縱向上營造了夏穆特獨特的氛圍。

下牟塘靠近824縣道,由一條鄉道連接。這個村莊沿鄉道分布。在以農田、丘陵、遠山為背景的鄉間公路上,通過交通工具,我感到輕松、有儀式感,在設計中可以加強,但在路上沒有交通站,這需要在設計中加以考慮。

通過對場地的感知,似乎更適合用自行車感受鄉村風光,自行車可以與接駁站一起進行鄉村道路的景觀設計,增強儀式感。

結合區域交通經驗,乘坐鄉村巴士在鄉村公路上旅行既方便又有儀式感,騎自行車感受鄉村自然風光似乎更為合適。為了提升這一體驗,一方面選擇了三條鄉村道路作為景觀藝術之路,并將藝術家結合在一起,創作出以自然景觀為基礎的藝術,將夏慕棠的藝術作品置于天林等自然環境中。另一方面,巴士站是在途中設立的一個休息和停車設施。該村將提供自行車服務,吸引外國游客到農村尋找主人的蹤跡,激發當地村民的文化信心。

下木塘村的傳統格局和肌理依然完好。農田中存在明顯的水平空間結構,村莊中可以看到各種有趣的空間。

村子附近沒有河流,但村子里和周圍有許多池塘。村里的植物多為樟腦竹,村里到處可見散養的雞、鴨、牛、鵝,

通過研究獲得的關鍵詞:破土、池塘、夜景、農田、樹木、昆蟲。

在夏天的木塘里,你可以聽到風、雨、昆蟲,甚至是泥土的聲音。你還可以看到水平景觀和各種顏色。然而,現場感知會發現,這種視覺和聽覺是無法被觸摸感知的,所以你會覺得它們并沒有融入這個地方。如何以實體的形式更好地感受這種氛圍,成為設計的出發點。

村莊的橫向結構明顯,特別是夜晚是一個安靜而停滯的狀態。在不破壞現有狀態的前提下,村莊以一種輕微的方式介入,甚至強化這種狀態,成為一種精神符號,塑造著地方記憶。

因此,它與竹林火災的概念聯系在一起。以竹筒為風鈴,下載竹蜻蜓,在竹筒上挖洞,并在里面設置照明系統。因此,“聽風聲”的結構將具有聽覺和視覺兩種感覺。而且由于結構分為兩層,可以上到人身上,所以可以通過觸摸來感受。

根據調查,村里有一塊空地。本文在天津大學碩士論文《農村聚落空間形態的繼承與演變——以井岡山地區為例》的研究結論和方法的基礎上,對下木塘進行了分析,發現一條新的網格發現脈西北東南網格已經出現,它與以祠堂為核心的南北方格相交,出現了一個新的中心,即在測地中發現的空間。

結合下牟塘旅游文化村的產業發展,祠堂屬于旅游性質。此外,未搬遷的房屋和村民也集中在空地附近(村西北部)。因此,計劃在遺址上新建一個可供現有村民使用的村莊活動中心,作為旅游區和村民區的過度標志,同時也隨著未來村莊游客數量的不斷增加而形成一個新的公共活動空間。

場地為30×24,南北高差大,場地開闊,無高大樹木,可能與周邊居民樓發生沖突。

首先,本文研究了人們喜歡待在隱蔽處的行為模式,村口樹下乘涼聊天的鄉村記憶,以及祠堂與傳統村落的村落中心形態,并決定對現有的傳統住宅結構進行提煉,覆蓋整個場地。同時,重點分析了場地高差和現有樹木。采用移動空間系統,以10×12為基本模塊,用建筑框架覆蓋場地。同時,在框架頂部設置照明孔。一方面減少了活動中心的規模,另一方面為有蓋空間提供照明。高差部分在場地現有樹木下設置下沉活動空間,形成三級活動空間,為村民活動提供多種可能。

通過研究,明確了鄉村設計的思路。我自己的設計也回應了待解決的問題,光介入,在地上,有趣。它來源于感性(場地感知,利用身體的各個部位),整個過程應該是理性的(邏輯的)。

會有遺憾。設計的第一部分,比如藝術節,本來是有插圖的,但是由于時間問題,沒有完成;整個活動策劃書也應該改進。第二部分,如農田景觀,沒有具體深化水景觀節點。這也可能是老師批評辯方的原因。

總之,這很遺憾,但有人提出問題并提出相應的解決方案(或長期思考,20年遠景規劃)是很好的。來吧,小滿。



极速飞艇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儿童赛车游戏单机版 彩票幸运农场玩法 快乐12中奖规则及奖金 bbinapp找不了 山西快乐十分视频 飞乐音响股票 甘肃快3一定牛app 浙江十一选五对应奖金 海南飞鱼体彩手机版 山东十一运选五 线上赌钱官网微信 搞活动的时时彩平台 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11选推荐 股票分析报告总结 广东快乐10分直播